为何立陶宛成了第一个脱离苏联的国家?


苏联的解体不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从历史唯物主义来看,确实是这样的。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却存在着些许的偶然性,从历史玄学的角度来说,苏联的解体又和这些偶然性因素密不可分,甚至也可以说就连苏联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同样也包括着部分的偶然,进而为最终的解体结局提供动力……

当然,关于苏联的整个宏观过程,已经有了大篇幅的史书典籍的表述,使得大家对于这个过程也有了大概的了解,进而能够总结苏联解体的教训,以史为鉴。不过,其中又有着部分细节因素也值得深究,亦或者可以说是对苏联的解体具有起始性影响,比如说第一个脱离苏联而独立的立陶宛。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首先宣布脱离苏联而独立,尽管并没有得到苏联当局的承认,可是经此事件,已然对其它国家起到了带头示范作用,使得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之间增长脱离而独立的意愿,在客观上加速了苏联的解体进程。当然,也许立陶宛的此番举动也包含着各加盟共和国独立诉求者对苏联中央态度的试探,不过更多的体现着立陶宛作为个体国家与苏联之间的历史渊源。

立陶宛地处波罗的海沿岸,在历史上也曾经阔绰过,不过由于各种变故与战争,立陶宛的边境线逐渐收缩,最终只能算是夹杂在大国之间的小国,作为大国争锋的筹码与任由摆布的棋子,如在十九世纪被俄国吞并、一战之时被德国占领,二战又先后被德国苏联给占领。1944年,苏联军队再次占领立陶宛,并成立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正式加入苏联,当然这个过程中必然伴随着暴力的威胁。

由于在对立陶宛苏维埃化的过程中受到了不少的阻碍,为了能够更好地控制立陶宛,苏联当局决定采取更加强制性的手段。1941年,苏联当局通过决议,对波罗的海三国的地方武装采取行动,通过暴力式来增进苏联对当地的统治力,并且直接宣布“接受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部长会议关于把富农家庭、匪徒的家庭和从事非法的民族主义活动者的家庭等从这些共和国迁移出去”。说好听一点就叫迁移,说难听一点实际就是流放……

当然,控制并非简单的军事把控,同样包括着政治统治集团上的调整。由于立陶宛内部的苏共干部人数并不多,于是苏共中央决定抽调其他地区的干部来填补立陶宛治理力量不足的现状,并且这也就形成了立陶宛内部本土干部与外来干部的派系区分,而外来干部则占大多数。

除了进行干部的外来派遣之外,出于对波罗的海三国的不信任,苏联中央也在这个地区进行专门的人事安排,即由联盟中央对加盟共和国的第二书记进行直接任命,其最为直接的目的是对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进行监督,并且将加盟国内部事务的决策及时向莫斯科报告,以此来保持中央对地方的控制。

可见,一直以来莫斯科对于立陶宛都表现着高度的不信任感,而这种提防的心态也令得立陶宛对中央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反感,并且对本土化与自主权更加渴望,这也就直接加深了立陶宛国内民族问题,尤其是在斯大林去世之后。

由于立陶宛国内民族情绪的高涨,苏联中央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对立陶宛甚至是波罗的海地区的政策,如时任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贝利亚就主张对立陶宛实行“干部本土化”。1953年,苏共中央主席团通过了《关于立陶宛局势的决议》,其主要内容便是对立陶宛进行“本土化”政策转变,培养本土干部,增加立陶宛共和国的自主权,对立陶宛的政策文化更多的考虑民族因素。

一般来说,这种基于考虑民族因素减少高压控制而给予更多的自主权的尝试并没有什么不妥,甚至直接性地缓和了立陶宛与苏联中央的对抗情绪。不过,由于当时的大环境影响,这种具有一定积极性意义的决议并没有一以贯之,反而因为希望的落空而在立陶宛引发更多抵抗情绪,民族主义运动也在各地轮番上演。

不过闹归闹,立陶宛的民族主义势力集团也意识到并没有足够的力量与苏联中央相抗衡,毕竟当时的苏共的地位在国内还是不可撼动的,故而这种基于民族主义的地方争取更多自主权的小情绪也一直处于潜伏状态。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联在两极格局的大背景下逐渐处于守势,尤其是在经济方面陷入了低迷状态,并且由此带来了社会上的一系列变革,尤其是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寄希望于通过“政治民主化”而缓和社会矛盾,直接就导致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不足,这也给了立陶宛民族主义势力提供着绝佳的机会。

1988年6月,立陶宛激进主义组织“萨尤季斯”正式成立,并且迅速发展壮大,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便实际掌握了立陶宛的政权,并且逐渐产生脱离苏联的政治诉求。此时的立陶宛,民族主义与分离主义已然成为共和国内部政治集团的主基调,并且开始向苏联最高苏维埃发起一系列“施压活动”。

1989年5月,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发表了《关于立陶宛国家主权》的宣言,宣布“在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境内只有国家最高苏维埃通过和批准的法律才具有效力,未来同苏联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只能建立在国际条约的基础上”。而在立陶宛的这番表态之后,周边的加盟国也逐渐表露出希望获得更多自主权的声音。同年8月,波罗的海三国发起“波罗的海人链”,以实际行动来争取表达政治上的诉求,然而却遭到苏联中央的施压,此后分离主义浪潮更加剧烈。

当然,在这期间,苏联中央也做过努力,然而此时的戈尔巴乔夫却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很难对局势做到周全的把控,反而由于迟滞性的沟通与强制性手段而加速了分离趋势……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