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发展促进了民族觉醒捷克的独立运动


标签:

长期处在奥地利帝国奴役下的捷克虽在18世纪末就已废除农奴制,但封建剥削并没有因此取消,绝大多数农民仍受到封建贵族地主和异族统治的双重剥削和压迫。捷克的资本主义工商业很发达,但大企业都掌握在日耳曼人手里,捷克人只能经营中小企业,封建势力和民族压迫使他们的发展受到极大的限制。

18世纪末19世纪初,捷克民族文化也逐渐发展,许多知识分子致力于研究捷克的历史和语言,促进了民族觉醒。1845年,小资产阶级激进主义的革命政治团体“列比里”开始展开活动。它的领袖是弗里奇(1829-1890年),出身于律师家庭,游历过伦敦和巴黎,和许多波兰的流亡革命者过往甚密。列比里要求民族独立,反对贵族的封建特权,主张废除封建专制,改善人民生活。

1846年,在布拉格又成立了代表资产阶级富裕阶层的政治组织“市民会”,领导人是历史学家巴拉茨基和语言学家萨利克等。市民会害怕群众革命,力图与封建贵族妥协,主张点滴的改良。市民会特别注意民族问题,极力把人民大众的注意力转移到民族问题上。但市民会并不敢提出成立独立的民族国家,只希望在奥地利帝国的羽翼下享受自治权利,它主张以奥地利帝国为中心成立一个联邦国家。

巴黎二月革命在布拉格引起强烈的反响。政治性传单大量出现,号召人民起来争取独立和自由。3月6日,列比里号召人民武装起来,要求召开捷克全境的统一议会,取消检查制度。在列比里的倡议下,首都人民群众于3月11月在圣瓦切斯拉夫大厦集会讨论革命要求。市民会为了夺取运动的领导权,并使运动不超出和平的范围,也参加了大会。列比里和市民会在大会上发生了争执。列比里提出废除封建剥削和争取工人劳动权等许多民主要求;市民会却企图把要求仅限于民族权利。这,工人、农民掀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各地农民拒绝对地主履行封建义务;工人举行罢工,要求提高工资。

居住在捷克的德国资产阶级也要求结束封建制度。他们在这一点上与捷克资产阶级有着共同利益,因此在运动爆发之初,他们与捷克人合作。但当革命运动进一步扩大时,他们就开始感到不安。德国法兰克福议会企图将捷克并入德国版图,要捷克选派代表参加议会,企图借此否认捷克的民族独立权利。亲奥的捷克资产阶级自由派乘机加强活动。4月11日,巴拉茨基一面抗议法兰克福议会的无理要求,法兰克福议会的选举运动,一面宣传奥地利帝国的完整和巩固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捷克是西方和南方斯拉夫人民族运动的中心。6月2日,在布拉格举行斯拉夫人代表大会,讨论奥地利帝国境内斯拉夫人对当前局势的共同态度。大会的领导权一开始就落在捷克自由资产阶级手中,不仅没有形成革命的机构,而且采取投靠哈布斯堡王朝的立场,对奥国皇帝表示忠诚,主张保持奥地利帝国的完整。弗里奇和一部分波兰代表在大会中提出的关于民族独立和广泛实行社会改革的提议遭到否决。斯拉夫人代表大会对于当时的革命运动没有起丝毫的推进作用,不久因布拉格的起义中断了活动。

维也纳的五月起义给捷克的革命运动以新的刺激,工人、农民的自发斗争继续高涨。布拉格青年学生成立了以弗里奇为首的军事小组,准备回击反革命的武装。5月20日,奥皇派遣反动军人温地什格雷茨率领大军进入布拉格,宣布。6月10日,布拉格大学生代表首都人民要求撤走军队,遭到拒绝。12日,学生、工人和市民举行,又遭军队开枪射击。布拉格人民随即举行起义,巷战街垒布满了街道,工人、革命知识分子和小资产者并肩作战。弗里奇和列比里的其他领导人都直接指挥战斗。附近农民组织队伍驰援首都,为军队所阻。

自由资产阶级则斥责起义,并竭力破坏起义阵营。起义者孤立无援,苦战五天,终于失败。六月起义失败后,捷克民族运动的领导权完全落在自由资产阶级手中。他们公开出卖民族利益,甘心充当奥地利帝国的走狗。市民会的领导人巴拉茨基等在七月帝国议会选举中都当选代表,支持哈布斯堡王朝匈牙利革命。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